Hi,
订阅
报纸
纸质报纸 电子报纸
手机订阅 微商城
英语
学习
双语新闻 热点翻译 英语视频
实用口语 报纸听力 欧美金曲
教育
资讯
最新动态 活动预告
备课资源 语言文化
演讲
比赛
精彩演讲
活动动态
用报
专区
中学Teens
小学Kids
   电子版首页   |   高一   |   高二   |   高三   |   初一   |   初二   |   初三   |   小学   |   画刊   |   教育报   |   21世纪英文报

英语教育应服务国家战略

本文作者: 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研究院/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 赵蓉晖教授 冯健高博士
期号:306
  收藏

【主持人语】(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晔)
鉴于全球通用语英语在“一带一路”国家与地区的广泛使用,全面把握其英语使用情况与英语教育的历史与现状,对于提升我国英语教育工作者服务“一带一路”倡议的能力具有重要意义。今年,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应邀与《21世纪英语教育》合作开设“一带一路”专栏,助力“一带一路”学术建设。在本期文章中,赵蓉晖教授和冯健高博士通过一系列数据向我们介绍了英语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情况以及世界部分国家/地区的英语教育现状,对于我们进一步认识在全球化背景下英语教育服务国家战略的重要性具有一定的启示。

关于英语学习的讨论,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我们对于英语学习的思考需要回归理性,首先要弄清楚我们为什么要学习英语。

英语在世界的使用现状

据世界语言权威统计网站Ethnologue的最新数据,世界上有137个国家和地区在使用英语,英语在84个国家和地区拥有通用语的地位,使用英语的人口超过11.32亿(其中作为第一语言的使用者超过3.79亿,作为第二语言使用的超过7.53亿)。在因特网上,英语的使用人数最多,超过11亿,这一数字在2000-2019年间的增长率高达685.7%(来源:https://www.internetworldstats.com/stats7.htm,访问时间:2019年6月23日)。

在当今世界的语言格局中,英语无疑是使用最广泛的世界通用语。我们以欧盟为例,看看英语的使用状况。根据《欧盟晴雨表特别民意调查386号报告:欧洲人及其语言》,欧盟国家使用最多的前五位语言中,英语排在第一位(38%),第二至第五位分别是法语(12%)、德语(11%)、西班牙语(7%)、俄语(5%);32%的被调查者更倾向于将英语列为第一外语(说得最流利的外语),远远超过将德语、法语、西班牙语作为第一外语的被调查者比例(德语10%、法语10%、西班牙5%)。

即便在英语为非官方语言的成员国中,英语也是使用最广泛的外语。例如:受访者中荷兰人(90%)、马耳他人(89%)、丹麦人(86%)和瑞典人(86%),都将英语作为最喜欢的外语使用;其次是塞浦路斯人(73%)、奥地利人(73%)和芬兰人(70%)。除卢森堡外,在所有成员国中,英语都是受访者的第一或第二外语。在针对新闻收听收看、报刊阅读,以及在线交流(例如电子邮件、推特和脸书等)的调查中,使用英语的人数比例都是最高的,分别达到了25%、25%和26%。

放眼国际,英语是国际政治、外交领域的主要工作语言;英语是国际学术交流的主导语言;英语是国际航空和航海的通用语言;英语电影、报刊、书籍、广告、流行音乐等文化风靡全球……英语在全球发挥的作用是其他任何一种语言无法代替的。

为什么是英语?

英语能够成为世界通用语言,背后存在诸多因素。从英语的传播来看,英国是英语的最早发源地,英语得以广泛传播,一方面是殖民时期英国语言政策的结果,另一方面是全球化过程中英国、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文化和教育等方面深刻影响世界的结果。除此之外,我们不能忽略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英语自身的特点。

其实,在英语之前,历史上希腊语、拉丁语、意大利语、法语、德语、阿拉伯语、俄语和汉语都曾在一定范围内被用作区域性通用语。从17世纪起,为了消除世界各族人民交往时的语言障碍,不断有人设计、推出世界通用语言的方案,都因深奥难学未获成功。波兰医生柴门霍夫1887年创造了简明合理、易学易用的“世界语”(Esperanto),成为目前使用最为广泛的国际辅助语,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世界语组织。但是,“世界语”毕竟是一种人造语言,缺乏生命力,并不能代替自然语言作为人们的母语或第一语言,也就不能承担时代需要的真正的世界语的角色。从语言演变的角度来说,任何一种语言一进入使用就会发生演变,语言需要被用作母语才会获得生命力。

英语作为一种自然语言,在与其他语言的交流和碰撞中,不断吸收其他语言中有生命力的部分,对自身的语法结构和修辞不断加以更新和改进。英语是一种典型的世俗语言,对其他词汇进入英语始终抱着海纳百川的态度。英语的借词非常广泛,在两万个左右的常用词中,大约有五分之三是借来的。

此外,英语在世界各地衍生出独具各国本土语言文化特色的英语变体,如美国英语、加拿大英语、澳大利亚英语、新西兰英语、南非英语、印度英语、新加坡英语、中国英语等,在世界语言格局中形成了庞大的英语家族。现代英语中包含的富有生命力的外来词汇,以及五彩斑斓的众多英语变体,是世界各民族人民智慧和汗水的结晶,这也正是英语世界性的体现。

虽然英语借用了大量的外来词汇,也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变体,但英语的核心部分依旧是从盎格鲁—撒克逊时代早期古英语演变过来的,大约有五千个古英语词汇仍然在现代英语中广泛使用,包括日常生活用语、人体的大部分名称词汇以及众多的代词、介词、连词和助动词等。这些核心内容稳定了英语的基本结构,在很大程度上对遍布世界各地的英语变体起着凝聚作用。

全球化的世界需要一种世界语,如果不是英语,也会是其他语言。在全球化时代,英语已无须单纯依附于某一特定的国家文化之上,更多时候发挥着跨文化交际工具的功能。英语凭借其自身特点抓住了历史机遇,恰好承担了这一历史性角色。

我国进一步融入当今世界的战略需求

当今世界是一个互联互通的世界,人、财、物以及信息等在全球加速流动,前所未有地把世界各国紧密联系起来。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继续向前推进,需要进一步融入当今世界,在这一进程中英语不可能缺席。

实施“一带一路”倡议需要英语。北京语言大学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主任李宇明说过,“‘一带一路’,语言铺路。”“一带一路”是开放的体系,东接亚太,西进欧陆,沿途连接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及东非,沿途60多个国家的国语或国家通用语就有近50种,加上这一区域民族或部落的语言,重要者不下200种。在开展“一带一路”语言规划并落实相关语言政策之前,英语作为世界通用语首当其冲,为“一带一路”铺好第一段路,及时服务于相关工作的开展。

携手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体系离不开英语。“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是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和建设的基本理念和主张,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提供了中国智慧,为破解世界共同面临的治理难题提供了中国方案。与世界“共商”“共建”“共享”,中国需要了解世界、世界需要倾听中国,英语是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桥梁。

随着全球化进程日益深入,英语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通用语和全球语言,俨然成为全球化时代的代名词和通行证。中国要进一步融入世界,离不开英语这一世界通用语。

一些国家或地区的英语教育政策

我们还以欧盟为例,英语是14个国家或地区的必修语言,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中,欧盟成员国占11个,分别是:比利时、丹麦、德国、希腊、意大利、塞浦路斯、卢森堡、马耳他、荷兰、瑞典、拉脱维亚。在捷克共和国、立陶宛、葡萄牙和斯洛文尼亚,中央教育部门虽不强制英语学习,却将英语和一些国家的其他语言包括在学校课程中。据《欧洲学校语言教育的关键数据(2012)》显示,整个欧盟小学生学习英语的比例从2004-2005年的60.7%上升到2009-2010年的73%,增加了12.3%。在欧盟国家,英语是初高中学生学习人数最多的外语,这一趋势在2005-2010年间变得越来越明显。

根据《欧洲学校语言教育的关键数据(2017)》,欧盟已有97.3%的初中生学习英语,在高中教育(含职业中学)阶段,英语学习者占85.2%;在法国、克罗地亚、意大利、塞浦路斯、马耳他、奥地利和波兰等国,超过90%的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学习英语,直到高中毕业;虽然比利时、保加利亚、卢森堡和匈牙利的比例相对较低,但在小学、初中、高中至少有一个教育层次上的比例达2/3。2005-2014年,捷克、波兰、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和塞浦路斯等国,英语学习者人数增长率上升超过33%;德国、克罗地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匈牙利和荷兰等国,学生学习英语的比例也增加了10%-30%。可以看出,英语在欧盟成员国的语言教育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

再来看东盟。除了新加坡、文莱、菲律宾直接将英语作为本国官方语言外,东盟其他国家也都非常重视英语教育,比如,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等国在小学引入英语选修课,缅甸从幼儿园起就将英语定为一门必修课。东盟国家的英语教育政策旨在提高英语普及率,提升国家竞争力。

韩国历来重视英语教育,特别重视英语的教学效果,自20世纪80年代起就积极推进“交际教学法”;2001年韩国教育部规定各级学校英语课的教学语言全部使用英语,建立了外教为主要师资力量的英语“沉浸式”教学中心,并加大本国英语师资的培训力度;近年来更是在英语教学改革、英语语言测试等方面有所创新。

从前文给出的英语在全球的使用状况来看,重视英语教育的国家和地区还有很多。可以进一步推断的是,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从政策到实践、从理念到实施,都将英语教育摆在了提升国民素质、服务国家战略的高度。

关于英语学习的讨论,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还将伴随着社会舆情几度浮沉。英语在世界的使用现状、英语自身的特点、我国进一步融入当今世界的战略需求,以及相关国家或地区的英语教育政策告诉我们,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决定了我们需要学习英语。

[本文系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世界语言政策综合资源库建设及比较研究”(15JZD047)及上海外国语大学导师学术引领计划项目“语言政策研究的国际比较”(2017007)的阶段性成果。]

Loading ...
订阅更精彩
本报热门文章


 主办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英才   |   演讲比赛   |   关于我们   |   手机访问
有意与本网站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联系我们。未经21英语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主办单位:中国日报社 Copyright www.i21s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京ICP备13028878号-1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0736号
关闭
内容